fulao2破解版资源共享

大家在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热烈的情况出现,李胜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没办法,这就是文化差异。

倒是几个港岛那边的看起来倒是蛮带感的,不过怎么说呢,王毛如果不去看那些黑色幽默来说,真正让人感觉有点感觉的应该就是后半段了。

因为王毛这部戏的编剧吧,说的是人家原本的编剧,不是李胜这个山寨的。

其实在过了05年之后整个华语电影在真正的起来之后,真正的走上商业化之后,很多类型的片子都开始变得成熟起来。

喜剧也是其中之一,王毛就是在这整改大潮中的一个。

提起喜剧片,不得不说周星星。

周星星在早期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屎尿屁外加无厘头,还有各种各样的黄段子,但是总1995之后,他创立了星辉之后就开始走上了摸索的道路上。

在内地人的印象中最为经典的肯定要数大话西游了,不可否认,至尊宝和紫霞的爱情,那种生离死别让人在十几年之后还能记得住。

当然,也不能否认,一部喜剧片成了爱情片的经典,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当然,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开始反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周星星他作为电影人的眼光以及想象力还有功力。

言归正传,为什么要说周星星?

来让我们看一看周星星从大话西游的作品之后都有那些作品。

初秋微凉清纯妹子户外摄影

《喜剧之王》《少林足球》《食神》等等,不得不说,周星星的产量并不高,你可以说是饥饿营销,也可以说是慢工出细活。

但是我们纵观这几部周星星一直主导着剧情和导筒的电影,作为喜剧片,这几部片子的票房足以证明它们是否成功。

我们要来深度剖析的就是电影的整体架构。

成熟之后的周星星,总会想着,我不要一辈子做一个小丑,他在尝试着改变着自己,改变自己的形象,演艺风格,以及对于剧情的架构。

从周星星开始自己拍电影之后,他所有的电影都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

笑中带泪!

周星星合理的把自己的风格和生活中的一些感悟都加进了自己电影中,然后加以糅合,让你一边笑,一边哭,让你可以在笑的同时也能品尝到心灵鸡汤的味道。

无疑,他成功了,前世他的成绩就是证明。

作为喜剧大师,周星星从来都不差模仿者,他的电影自然也会被人拿来当作教科书一样进行研究和深度剖析,而且,也的确有人成功的从里边学到一些精髓。

比如后来玩弄喜剧出名的几个都明白了笑中带泪的道理,比如在李胜重生之前的那几个靠着喜剧发了家的。

大鹏,《煎饼侠》最终票房12亿!

沈滕,《夏洛特烦恼》,14.4亿!

光头徐,《太囧》,12.7亿!

……

以上都是成功的摸到一丝丝喜剧脉络的成功,而王毛,作为信息大爆炸之后的产物,而且是在这些片子之后,而且有鬼子来了作为经典来参考,也是这种类型的片子。

毕竟,鬼子来了之后最好的抗战电影,这个名头不是白给的,不过李胜觉得也是夸大了鬼子而已。

一,鬼子更残酷,二,鬼子的阵容更豪华,在加上在那个时代,如果把他的时间推后,或者说把王毛提前,而事实上王毛现在提前了,效果也出来了。

李胜的王毛票房已经破亿了,已经申报了各大电影展的名额,李胜本人也成了中影的香饽饽。

然而江文还在苦苦的寻找出头之路,审核不过,参展不行!上映没戏!

高下立分!

……

如果把王毛的戏份也归纳一下的话,整部戏算是充斥着黑色幽默的感觉,拿掉这些幽默,大致归纳应该算是一个农村会功夫的泥腿子的心灵救赎之旅,然后觉悟之后复仇的故事。

心灵,救赎,复仇,这些字眼在西方人的字典里是很触碰G点的东西,李胜在翻译的时候也可以的点过一些这种词语。

事实证明,李胜是正确的。

从李胜饰演的王毛加入了新四军开始,整个影片的风格就在悄然的转变,在座的不少都是专业的电影人,自然不难看出整体影片风格的变化。

就在他们还没想明白的时候,整个片子的剧情急转直下,杀戮开始了。

一开始逗得他们乐呵呵的人一个个的倒在了屠刀之下,周公子饰演的杏在被拖走的那一刻,那一声发自内心的声嘶力竭的呐喊,为这场屠杀画上了句号。

李胜注意到坐在自己身边不远的米拉乔沃维奇已经坐直了身子,一只手托着下巴,整个人死死的盯着荧幕在看,再看看前边的几个,也差不多,丹泽尔华盛顿更是严肃,身子坐的笔挺,他的脸李胜看不到,不过想来也会很严肃。

作为一个美利坚人,而且是美利坚黑人,被欺压和压迫他应该深有感触。

……

画面一转,卢芳生饰演的山下奉武一脸冷酷的从屋子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几个日本兵,他们还在扣着扣子。

在这场戏上李胜用了春秋笔法,没办法,别说周公子和他这奇怪复杂的关系,即使没关系,他也不愿意让她在这戏里就果露出来太多。

地上是满满的血泊,周公子侧趴着身子倒在血泊里,身上一丝不挂,这是一个自远而近的特写。

本来触目惊心鲜血淋漓的画面在使用了黑白滤镜之后显得更加的压抑,就像是在你喘不过气的时候,又给你的心口压上了一块石头。

李胜明显听到了米拉乔沃维奇深唿吸的声音,也许,自己这次真的有机会也说不定,李胜忽然想到。

影片还在继续!

王毛回来了,看到了家里的惨剧,抱着死去的杏欲哭无泪,压抑一下子被加速到了一个极点!

他拿起了柴刀出现在了日本人的面前,米拉乔沃维奇和丹泽尔华盛顿他们都很期待,作为美利坚人,在好莱坞成熟的商业化电影的洗礼下,他们都认为要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复仇了。

杀他个片甲不留,血债血来偿!杀杀杀!

李胜也没让他们失望,开始两个鬼子杀得那叫一个利索!

米拉乔沃维奇一拍自己的大腿,“good!kill—him!”

然而,下一刻,王毛就中枪了,还被卢芳生用那把杀了他一家人的武士刀给刺透了身体,气氛一下子就低落下来。

李胜听到了一句美利坚的国骂,脸色有些无语,也有些兴奋。

米拉乔沃维奇应该是那种比较不注意自己言行的女星,在看到李胜被一刀捅了个通透之后就骂了一句。

“son—of—a—bicth!”

“fuck!”

在接下来李胜被山下奉武暴虐的几分钟里,米拉乔沃维奇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站了回来,又走几步,看的出,她很纠结。

她想看下去,又觉得这导演简直是个碧池,太他么的虐了,虐的她喘不过来气!

她在等,戏里的王毛也在等,等着山下奉武靠近的那一刻!

终于机会到了!

从一开始就吹嘘拍死人的巴掌,在影片的结局终于放拉出来,一巴掌!

山下奉武嗝屁了,王毛笑了!

李胜看到,米拉乔沃维奇也笑了,喃喃的道了句,“thanks—a—god!”

然而马上她发现自己又错了。

就在李胜倒在地上那么一眨眼的时间,整个世界变成彩色的了。

之前一直被李胜用黑白滤镜遮掩的血与火一下子用记忆碎片的方式不停的闪现,触目惊心,动人心魄!

再然后就是李胜和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画面,王毛又眨了一下眼,画面回到王毛身上,高空俯冲特写,王毛闭眼了。

他死了吗?没死吗?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李胜没有给出来!

画面结束了,开始出演员表了!

米拉乔沃维奇就准备走了,李胜看到前排的丹泽尔华盛顿也迫不及待要走了。

下一秒,国际歌熟悉的前奏响了起来。

他们又站在了原地,注目看着大荧幕上的演员表一行行的上去,肃穆而立。

……

关金鹏和舒琪两人虽然不知道这几个鬼佬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严肃,但是现在明显不是一个走人的时机,也有样学样的站在原地。

李胜也站了起来,这是对自己的满意,这是我的电影,我的表演,我的歌!

……

少顷,直到整首歌都唱完了,放映室打开了灯光,众人才回过神来。

丹泽尔华盛顿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开始拍手,从轻到重,米拉乔沃维奇在看到丹泽尔的时候愣了一下,马上也跟着鼓起掌来。

关金鹏和舒琪是看到李胜也站在后边,非常给面子的也加入了其中,老谋子转身看看关金鹏的视线看到了李胜了,对着李胜伸出了一个大拇指,也开始鼓掌。

米拉乔沃维奇看到大家都在冲着自己身边这个家伙笑,扭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骂的碧池就在自己的身边,顿时大囧,脸色微微的发红。

“sorry!我刚才不是有意骂人的!”

米拉说的是英语,李胜还是能听懂的,他笑了笑,伸出手和米拉乔沃维奇伸出的手轻轻的握了握。

“虽然我被骂了,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的!”

“毕竟,这也说明我这算是成功了是吧?”李胜反问道。

米拉乔沃维奇愣了一下,点点头,“of—course!”

……

也许是柏林电影节这种独特的风格,大家对于追星好像也没有别的地方的那种疯狂,在发现了李胜之后,仅有的十几个观众也都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着李胜鼓掌,并没有什么特别狂热的举动。

倒是老谋子和张子怡还有关金鹏两人,还有丹泽尔华盛顿都走了过来,李胜和国师最熟,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唿了,关金鹏也还OK,只是客套几句,舒琪这会有点不可思议,还有些愣愣的。

无法想象这个年轻人就是刚才那部那么压抑那么虐的片子的导演和主演,只是匆匆的和李胜打个招唿就跟着关金鹏离开了。

老谋子和张子怡也离开了,他们的片子也还没开始展映呢,大把的事情要忙活,今天能来已经是给很大的面子了。

倒是丹泽尔华盛顿和米拉乔沃维奇倒是没有离开的意思,让李胜蛮好奇的。

“你们两个不用去忙活自己的电影吗?”他好奇的问两人。

米拉乔沃维奇扯了扯嘴角,“我的片子已经放过了,你也已经看过了!”

“而且我也不是导演,不是制片,没有替他们忙活的义务!”

丹泽尔华盛顿也点点头,“我也是,我只是演员!”

“其实这一次的柏林我就没多少信心,我对自己这次的表演很不满意,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演水准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捍卫正义就是这种状态下的产物!”

“我很不满意,但是又不能说服制片方给我时间,我总觉得我的表演差点什么,我刚才看你的王毛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灵感!”

“但是又抓不住!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喝一杯,聊一聊呢!”

丹泽尔华盛顿对李胜发出了邀请,然后看向米拉乔沃维奇,“米拉小姐额?是否可以接受我的邀请呢!”

李胜反正现在无事,丹泽尔华盛顿也还不是后世那个奥斯卡黑人影帝,态度很诚恳,米拉也不是爱丽丝,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便点点头答应了。

三人一起到了酒店的一家西餐厅,点餐的事情都交给米拉了,丹泽尔更关心的是如何从李胜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股子灵感,迫不及待的就想聊聊。

米拉一边点餐,也不顾及丹泽尔的心情,还一边问两人有没有什么忌讳的食物,搞的丹泽尔觉得自己请米拉一起来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了。

等点完了之后,米拉乔沃维奇便开始品尝服务生送过来的红酒,看着李胜和丹泽尔华盛顿在那里讨论。

丹泽尔和李胜聊得越多,就越觉得心惊,像李胜这样的年轻的天才电影人,他并不是没见过,但是有这样的成绩还能这么沉稳的,真的是不多见,他记得自己去看王毛的时候好像隔壁的展厅也是他的片子,等吃过饭一定要去看一看。

还没等丹泽尔和李胜讨论出一个结果呢,饭菜就上来了,米拉不停的敲着桌子让两人无法继续交谈下去,两人无奈,只好放弃了继续下去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