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app免费软件下载

   趁着这个空档,皇上三言两语,遣散了院中朝臣并其家眷,又吩咐禁军统领到太后寝宫处,从密室内将太后和慧贵妃及平西王府世子妃接出。

   他原是想亲自去的,毕竟太后一把年纪,受了这样大的惊吓,心头情绪难免激动,可顾玉青这里,生死未卜,实在不能立身,万一顾玉青有个好歹,萧煜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乱打乱砸不怕,就怕给他搞出个殉情自杀,他找谁哭去。

   斟酌一番,到底还是在太后和萧煜之间,心头那杆秤,偏向萧煜。

   禁军统领得令离去,皇上又吩咐人到各宫院安抚各个嫔妃皇嗣,一应嘱咐吩咐下去,才松出一口气,反身回偏殿。

   刚进去,就见萧煜和萧恪一脸急色奔向顾玉青床榻,而床榻跟前,原本围的水泄不通的御医们,已经将床榻让开,各自雁翅排开,彼此低声细语,商量着什么,却是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萧恪面沉似铁,嘴唇紧抿,一言不发,双目死死盯着顾玉青,萧煜则一把拎起一个御医的衣领,“你说什么?”低吼道,双眼冒着炽烈的怒火,提起御医衣领的手,骨节清白,手背青筋暴突,太阳穴,更是跳的突突突的。

   看他二人的样子,皇上心尖不由一缩。

   糟,难道顾玉青……

   就在皇上心律失常,挪目朝顾玉青苍白的小脸看去的一瞬,那被萧煜扯着衣领的御医道:“殿下,不是臣等推诿,顾大小姐的伤,实在离得心脏太近,臣等所擅长的,皆是内调之术,对于外伤,实在比不上军中大夫精通,更何况,他们的经验也丰富,请他们来给顾大小姐拔刀,更为稳妥。”

   衣领被萧煜捏的死死的,他连喘气都是问题,可萧煜的脾气,他又怎么敢反抗挣扎,挣扎的结果,只能比这个更糟糕。

   一通话还未说到一半,早已经憋得脸色紫红,有些翻白眼。

   好容易熬到语落,萧煜蓦地一松手,他双脚落地,登时扶腰大喘气。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萧煜则是扭头深深看过顾玉青一眼,转身收了满眼揪心的疼,对皇上道:“父皇……”

   萧煜要说什么,皇上岂会不知道,不及他说完,当即就道:“快,派人到西山大营,把营地的随军大夫,都给朕带来。”

   萧煜得皇上此言,立刻道:“儿臣替顾玉青谢父皇恩典!”

   随军大夫,按着本朝规定,是不进宫的。

   不是皇上不许,而是营地统帅不许。

   随军大夫,一般医术高超,尤其是外伤骨科,更不是宫中御医能忘尘,营地的统帅待他们,一向珍若至宝,并且各个营地,对于自己的随军大夫,都像是军事机密一样,藏着掖着,深怕被人挖墙脚。

   要知道,一个好的随军大夫,可是一支作战劲旅的有利保障,将士的命,兴许在那些朝臣眼中,不值一提,可作为一军统帅,每一个将士,都像是他心头一块肉,见不得任何人化作白骨。

   好的统帅,绝不会轻易丢下任何一个尚且喘气的伤员。

   这样的大夫,万一进宫,被皇上或者哪个贵人瞧中医术,不许其出宫,岂不是极大地损失。

   另外,随军大夫本身也是因着医术非同一般,瞧不上宫中那些如同笼中金丝雀一般的御医,等闲不同他们来往。

   习惯了军营的豪爽,更不愿进宫受各项动不动就要磕头下跪的礼仪拘束,故而,纵然有统帅点头,他们本人,也是不愿进宫的。

   可有皇上口谕传召,那就另当别论了,推诿不进宫,就是抗旨。

   只是,皇上一般绝不轻易下这样的口谕。

   如果是普通的随军大夫,得了口谕,再怎么不愿意,也不会抗旨不尊,可遇上一些性子极左的,没准儿还真不给皇上这个面子,反正就算抗旨,到最后,凭着他的医术,只要不是造成不可挽回后果的,营地统帅都会给他兜着。

   如此,却是伤了皇上的面子。

   萧煜此刻满心都是顾玉青,谢恩的话,自然脱口而出。

   皇上闻言……你是朕的亲儿子,如今为个顾玉青,和朕说多谢……朕宠了你十六年,也不曾听你说个谢字……

   心头情绪滚过,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和顾玉青争风吃醋,而且,还是躺在床榻上胸口插刀生死不明命悬一线的顾玉青,皇上顿时……颤了颤嘴角,抬手一挥,对身侧内侍道:“还不快去!”

   那内侍本就要走,忽的受皇上一声吼,登时下的脚下一软,朝前就是一个趔趄。

   萧煜看的心头直冒火,“父皇,还是儿臣亲自去吧!”一把将那小內侍拨开,“儿臣骑马,比他们快不知多少倍。”

   萧煜话音落下,一直沉默守着顾玉青的吉祥忽的起身走来,朝着皇上屈膝一个行礼,对皇上和萧煜道:“陛下,殿下,还是奴婢去吧,只求殿下将那匹闪电借奴婢一用。”

   萧煜登时一怔,“你?”

   皇上却是因着比萧煜多几分冷静,体味出其中意味,不及吉祥解释,当即就道:“好,快去快回!”

   吉祥得令,转头离开,一脸的焦灼凝重。

   萧煜看着吉祥的背影倏忽消失,终是后知后觉回过味,顿时心头一松,喃喃道:“对,还是吉祥去的好,儿臣纵然是皇子,传的又是父皇口谕,可遇上那种性子刁钻的,未必买账,可她却是顶着赤南侯府的名号,顾侯爷的帐,谁敢不买,只怕都要上赶着来。”

   皇上之所以不及吉祥解释就一口答应,就是为了维持住这份脸面。

   此刻倒好,萧煜一字不落的悉数说了出来,皇上登时咬牙恨恨瞪他一眼,少说一句你能憋死啊!

   这么些年,哪怕是顾臻天天寻丹问药守着北荒山的道观头不梳脸不洗,那些军中将士,对顾臻也是绝对的尊崇,参不得丝毫杂质的纯粹尊崇,如神一般。

   所以,当沧澜细作打着替皇上传话的名义,到西山大营传话说顾臻谋逆,在宫中大行逼宫之事时,那些西山将士才会格外的义愤填膺!

   这种尊崇,始终是皇上心头一道硬刺。

   这刺,却是被萧煜就这么连唏嘘带感慨,喃喃嘀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