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直播appios下载

“啊?”裴白菜一脸懵啊,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念什么诗啊?</p>

那个小青年看着王太卡这么忽略他,也生气的上来要推搡王太卡。</p>

王太卡一摆手把那个青年推开,刚想动手,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喊:“你们干什么呢?”</p>

不远处有一个人问着,这个小年轻脸色一变,连忙回头说道:“没事,哥!没事!我就看看这两个人有没有问题。看完了,嘿嘿嘿。”</p>

“你快点,别乱搞事情。”那个人叫骂了一句,又走了。</p>

这个小年轻懊恼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给王太卡让路:“运气挺好啊!上去吧,大叔!”</p>

王太卡懒得和这些小喽啰计较,直接搂着裴白菜往山上走。</p>

裴白菜感觉就像做梦一样,走马观花的看着这些从未经历过的事情,然后莫名的有些担心和害怕。</p>

不过裴白菜被王太卡这么搂着,偷偷抬头瞄了一眼王太卡,又感觉好像不是那么可怕了。起码王太卡在的话,应该还好吧?</p>

不知道什么时候,裴白菜居然对王太卡有了这样的迷之信任。</p>

这条路不是很远,而且越往上走人似乎越多。</p>

王太卡注意到,这里有很多人衣服上都有“地下车库”的标志字样,还有一些人在四周摆摊,有些开业了,但大多数还没有,都在准备什么。看样子是不到时间。</p>

文艺恬静女子赏白梅花开图片

裴白菜有点担心了:“欧巴,确定是这吗?”</p>

“应该是,我们往上走,我看那边人很多,应该就在那边了。”王太卡给了裴白菜一个确定的眼神,这才让裴白菜稍稍心安。</p>

王太卡担心刚刚的事情重演,所以一路上都没有松开裴白菜,而是直接搂着,用胳膊护着。</p>

裴白菜平时是十分讨厌和抵触这样的身体接触的,但是时候不同对待事情的观念也不同。起码目前这种情况来说,裴白菜觉得比起和这群乌烟瘴气的家伙接触,还是躲在王太卡怀里比较安。</p>

就躲一会!就一小会!一会马上就出去!反正裴白菜此时此刻是这么想着的。</p>

不过王太卡没有注意这些,他也没有别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完是为了安而已。</p>

王太卡和裴白菜这么走到最后,终于到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虽然还没开始,但是这边已经热闹非凡了,甚至还有音响在播放着很有节奏感的音乐。两边还有很多摊位,卖各种小吃的,卖啤酒的,还有卖乱七八糟的什么衣服,总之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p>

最中央搭建了一个巨大的遮阳棚,里面聚集了很多人,少说也有几百,有男有女,这些人也不嫌热,在那挤着不知道再兴奋什么,有的还拿着啤酒,一边喝还一边乱撒。</p>

“我的天啊!”王太卡看着这么混乱的状态,微微皱眉。这种场景他不是没看过,甚至王太卡曾经也这么放纵过。</p>

可是有些事还是会改变,就像这种行为王太卡现在看起来,总是觉得这样人大概都是吃饱了撑的,脑子有泡!包括曾经这么沉迷过的自己都是脑子有泡!心灵到底是有多空虚,才需要靠大喊大叫的癫狂来释放。</p>

咳咳,其实躁郁症是除外!那是特例!</p>

裴白菜也很不适应这样的环境,因为这种气氛不是像演唱会那种的气氛。如果说演唱会的气氛是热闹,那这里只能是吵闹了,乱的不成样子。</p>

用手捂了一边的耳朵,裴白菜皱着眉说道:“欧巴,好吵。”</p>

“吵就对了,说明我们来对了!”王太卡眼神犀利,四周看了看,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呦呵,没想到你弟弟身手还挺厉害的!”</p>

“嗯?”原本皱眉的裴白菜瞬间一个激灵,连忙着急的问道:“哪呢?在哪?”</p>

王太卡伸手指向人群的中间,说道:“看,他在那刚刚打倒了一个人。好像是个擂台啊!哇,怪不得这些人这么疯狂!”</p>

裴白菜个头有点矮,起码和王太卡比起来是矮,所以踮着脚看了看,才模糊看到裴世期的身影。</p>

王太卡很想帮忙,但是想了想,怎么也不能抱着甚至扛着裴白菜看吧?那真的是太扯淡了。</p>

“到底怎么样了?你跟我讲讲。”裴白菜着急的问道。</p>

王太卡看了看,说道:“现在我还没明白,不过好像是裴世期在打擂台。刚刚打倒了一个对手,好像之前已经连续打倒好几个了!哇,你弟弟身手这么好吗?”</p>

“他之前是韩跆拳道大赛的亚军,还是很厉害的。”裴白菜这么说,但是急的要掉眼泪,第一次生气的说道:“可是他很多年没练了,莫名其妙还在这打架,总让人担心,真的是……”</p>

“好了好了,你还嫌自己不够引人注意啊?”王太卡劝道:“你本来就漂亮,再哭的话,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那护花使者肯定要冒出来一群,我还怎么帮你把你弟弟弄出来。”</p>

“对!欧巴,拜托,帮帮我吧。”裴白菜恳求道。</p>

“说起来,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求我什么事情吧?”王太卡看着裴白菜:“所以我肯定要做到。放心吧!”</p>

“那现在怎么办?”裴白菜现在完没有了主意,只剩下一个劲的担心。</p>

“现在好像是中场休息吧?我们先靠近一点,静观其变。我还有秘密武器,关键时刻我上去。不过还是要先搞清楚这个是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规则。”王太卡顾不得许多,拉着变成往人群里面挤。</p>

裴白菜虽然个子小,但是王太卡人高马大的,一马当先往前挤,还真的没有人能拦得住。就算有人不愿意,王太卡怒目圆睁、凶神恶煞的样子一摆出来,也会悄悄让开地方。</p>

就这样,王太卡领着裴白菜到了最前面的地方,果然看到了裴世期正一身伤痕的坐在擂台边,一旁的李素媛哭的不像样子,上去跟裴世期说了什么。而裴世期则是苦笑的摇摇头,喝口水,喘口气,攥攥拳头站起来。</p>

“可以啊,是个男子汉。”王太卡假装围观者问向旁边的人:“我刚来,请问这个是怎么回事?这人是谁?”</p>

那个人本来不想搭理,但是看着王太卡似乎不太好惹,于是开口说道:“这小子不懂规矩,来江东这边开车也不知道低调点,正好遇见这次地下车库的比赛。车子直接让地下车库给扣下了。那小子还不服气。这边,他们约定,如果这小子能连续打倒十个人,车子就还给他。如果不能,啧啧,估计就惨了!”</p>

王太卡摇摇头叹口气,裴世期太天真了,这可不是简简单单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情!</p>

而一旁的裴白菜闻言,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晕头转向的站不住,直接跌倒。但是下一刻却发现自己没倒在地上,而是倒在了王太卡怀里。</p>

“没事,有我呢,别急。”王太卡悄悄在裴白菜耳边叮嘱着,然后扶着裴白菜,无事人一样继续问着旁边的人:“这是打的第几个了?”</p>

“刚刚是第七个,现在是第八个!不说了!马上开始了!”那个男人欢呼道:“吼吼!加油!”</p>

“欧巴!”裴白菜心都拧成了一团,紧紧的攥着王太卡的手,眼神里面满是担心和无助。</p>

“别急!别急!让我想想!”王太卡额头微汗,看着现在这个复杂的局面,也觉得有些头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