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www:5:app

初珑收好名片,现在不是假客气的时候,本来自己就是受害者,所以王太卡这么做也算是合理。狂沙文学网而且初珑也不想让经纪人送自己,因为那样会把脚伤的事展现出来,因此耽误了通告就不好了。

恩地在一旁皱眉了:“我怎么糊涂了?刚刚不是说肇事车逃逸了吗?”

王太卡说道:“肇事司机逃逸了,但是肇事车就是你坐的这一辆。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具体的你问你旁边这位吧,我开车呢。”

初珑简单的给恩地说了一下前因后果,恩地蹙着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要不然因为恩地的事,初珑也不可能来这里。要说怪王太卡,但是王太卡后面还帮了忙。现在态度也诚恳,所以也没办法说了。

王太卡本来还想跟恩地说两句,但是一想,自己还是别多管闲事了。

恩地对初珑说道:“这一次也怪我,以后我陪你去换药吧。”

初珑笑着点点头,虽然往常喜欢互怼两句,但是现在她也不想让恩地太自责了。

总之车上这个三个人,每个都心不在焉的想事。一路无话,王太卡送两人到了阿粉的宿舍。

客的告别,王太卡开着车离开。

恩地扶着初珑往宿舍那边走。

“欧尼”恩地语气很复杂。

初珑半开玩笑的说道:“我合气道和解决不了这种事哦!”

MM可爱的大眼睛自拍图片

“不是啊”恩地勉强笑了笑,说道:“我觉得我之前错了。应该果断拒绝的,要不然也没有之后的事,今天欧尼也不会受伤。”

初珑问道:“说起来,你的那位一起长大的欧巴,条件还不错的。”

恩地也无奈了:“我也知道,但就是没有感觉啊”

“那就算了,遇见喜欢的再说。”初珑点点头。

恩地看初珑受伤,于是就逗初珑开心,给初珑来了个飞吻:“我觉得我对欧尼有感觉的。”

“呕呕!”初珑夸张的开始假装呕吐,丝毫不给恩地半点面子。

随后两个笑闹着回到了宿舍。

蠢卡办事很靠谱的,王太卡到了蠢卡帮忙订好的酒店,直接入住。

舒舒服服洗个澡,穿着酒店的睡袍往上的一躺,疲倦的感觉如同浪潮一般涌来。

手机响了一下,王太卡顺手拿过来一看,笑了。

知恩酱还是不放心王太卡,所以给王太卡发了一条傲满满的问候:“在哪睡的?”

王太卡回复:“酒店。”

知恩酱:“好好休息吧。”

王太卡有点摸不准知恩酱的脾气,于是试探的发信息问道:“明天”

知恩酱回信了:“你还想在酒店住一辈子?钱多的烧的慌?”

王太卡松口气,知恩酱就是傲,需要个台阶下。于是连忙回复:“知恩酱,明天也要元气满满哦!”

知恩酱回复了一个嫌弃的表。

王太卡会心一笑,虽说知恩酱今天把他赶出来了,但面对知恩酱,又怎么舍得生气啊。

另一边的知恩酱也是洗完澡,坐在上给王太卡发信息。看到王太卡一切都好,这才松了口气。虽然是松了口气,但是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

“臭恐怖分子!真的是太没用了!家里有这么可的妹妹不下手,还去外面找别的女人”知恩酱气的纠结,咬牙切齿的埋怨:“大笨蛋啊!蠢死算了!”

仁娜走进来,看着知恩酱在上生气,忍不住笑道:“你今天叫我陪你来,就是为了参观你是怎么生气的吗?”

“欧尼”知恩酱哼唧着。

仁娜笑着走过去:“就是你说的那位摄像师吧?你喜欢他?”

知恩酱点点头,默认了。

仁娜笑了,没想到知恩酱居然还真的承认了。不过这种事她也帮不上什么忙,也不太了解具体况,只能说道:“怕什么,如果真的喜欢就试一试咯。你从来也不是胆小鬼。”

知恩酱闻言,心中却叹息起来。

自己喜欢恐怖分子,这是事实。可是如果说现在真的想怎么样那不可能。

并不是什么份地位和收入的差距,因为在王太卡一点点的努力之下,之前那些不可逾越的鸿沟,现在这些早已经不是什么差距了。

甚至严格来说,反而是为知名摄影师、摄像师,以及一家公司理事的王太卡地位更高一点。

可知恩酱却依旧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心声,因为大韩饭店,因为还有那个柳泰基在窥探,如同毒蛇一样,随时等待着致命一击。

从银赫到基河,知恩酱原本以为是自己不够好,但是后来才知道一切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可是这些事,知恩酱没办法和任何人说。即使是仁娜,也不能说。有些东西涉及的事,远远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更可怕的是,如果有一天所有事都真相大白,那么真的一切的恐怖分子,会讨厌自己吗?

知恩酱每当想到这里,都会被一种可怕的恐慌感吞噬。甚至无法去想象那个画面。

但是这一次,自己绝不放手!

入夜,大韩饭店。

柳泰基看着面前的女人,眼神一动不动。

那个女人穿着粉色的连衣裙,带着同色的丝袜和高跟鞋,妆容更是让人觉得熟悉。

女人倒了一杯酒,端起来递给柳泰基:“泰基欧巴,请喝酒。”

“不对!”柳泰基语气森:“重新来。”

女人愣了一下,有些慌乱,然后又端起来递给柳泰基:“泰基欧巴,请喝酒。”

“你是猪吗?混账东西,不对!”柳泰基的语气十分不耐:“不要用敬语!不要说请!别那么卑微的样子,要带点带点对我的不屑一顾。懂了吗?要我教你多少次!”

女人被吓到了,强忍着惧意,又端起酒递给柳泰基,语气有些敷衍的样子:“柳泰基,给”

“这才对”柳泰基看着女人,忽然有些默然,接过酒没有喝,反而嘴角露出笑容:“知恩啊,你别怕我”

那个女人担忧的说道:“欧巴”

酒还没有入口,柳泰基忽然格大变,挥起拳头就是两拳,咬牙切齿的咒骂道:“jiàn)人,让你演都不能给我演到底吗?啊!滚!给我滚!”

女人被打,踉踉跄跄的离开。而柳泰基则是站起,一脚踢翻了桌子,顺手关掉来了旁边正在播放的歌曲《好子》。

转过头,柳泰基看到了墙上的几张照片,前面的都已经用笔涂抹的看不真切,只有最后一个倒是清清楚楚,王太卡!

“跑啊,跑啊,我让你跑。”柳泰基心中的妒火滚滚燃烧,额头青筋暴起,咬牙切齿。

“李知恩,我不会放过你!我,绝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