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丝瓜视频的app污

某人关于生命树图腾的知识,当然不是源自于神秘学的爱好,而是经典动漫——新世纪福音战士evangelion。包括死海古卷等冷僻知识,然后看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解读。没看还好,愈看愈迷糊,到最后只有不明觉厉的心得,却没有任何真正的收获。

但自己从没想过,来到迷地之后,又会看到类似的东西。而且将其展示出来的存在,绝对可以算是迷地最顶尖的序列。

在地球,所谓的神秘学知识,就是一个自圆其说的学问。对于相信的人,那就是真的;对于不信的人,那就是狗屁不通。不像数学,1就是1,2就是2,谁来都一样。

所以对于卡巴拉生命之树,在地球历史上也出现了多种版本,但大致的思路是相似的。十个源质,二十二条通道,然后巴拉巴拉,以下略。

而法思那斯所展示出来的积体魔法阵,将其二维化之后来检视,其实只具备了八个源质,通道却是杂乱无章。细数有不下百条,但主要的部分,看起来就只有十六条。

而每一个源质的正中央,则是世界树所连通的世界气泡。围绕着这个世界气泡,一个圆形的魔法阵形成半闭锁的状态,除了将世界气泡往迷地渗透的能量抑制下来外,也源源不绝地转化成属于世界树所能使用的养份。但世界树只能攫取部分,剩余的则会溢散,被转化成某一种权能。

眼前之景很好地解释了迷地为何有八种权能,作为驱动世界的神秘力量,而不是七种,也不是九种。而且法思那斯不得寸进的理由,也在这座魔法阵上体现出来。

对比瓦德沃的核心魔法阵,连通两个世界的祂,核心魔法大阵整体来看,并非是闭锁的。祂预留了接口,准备连接另一个包覆着世界气泡的小魔法阵。

世界树在这累积过程中的一切努力,就是在确认下一个要连通的世界。以及配合着那个世界,做成避免两个世界硬接触所造成的对消灭,以及汲取那个世界能量的方法。

简单地说,就是做好水龙头与水槽之后,才可以打开水阀,正式供水。假如这个部分没做好,世界树会像保险开关一样,在另一个世界毁掉迷地之前,世界树先被毁灭,然后断开两个世界的联系,一切重归正常。

但法思那斯包含着八个小魔法阵的核心魔法大阵,是完成闭锁的,祂没有可以再往外延伸的接口。就算想要强硬开辟,也得顾虑到已建立的魔法大阵那脆弱的平衡,随时有可能自我毁灭。

而祂将这座核心魔法大阵展示出来的目的,只是因为从刚刚的数据中得到一些心得,想要调整修改自己的核心而已。全然不在乎旁边是不是有外人,或者说法思那斯相信,祂的核心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阅读的。

妩媚牛仔的诱惑

林当然不是一般人,眼前之景虽然比自己所看过的任何法术模型还要复杂,甚至比自己的梦境塔身上所刻画的魔法阵纹还要精细,但还不到无法解读的程度。甚至在法思那斯将其展示出来的一瞬间,这个画面就烙印在某人的脑海里。假如世界树想要保密,唯有杀人灭口的手段了。

不过林不是一般人,同样身处在这个空间的麦尔姌,则是……其实这个黑暗精灵也不能算一般人,但她也没有直视眼前一切的资格就是了。

她没有尝试解读眼前的巨型积体魔法阵,甚至还没搞清楚在眼前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麦尔姌就只是看着,然后头痛欲裂,并吐了一大口鲜血。刚刚才被法思那斯治愈的身体,一瞬间就又陷入重伤的境地。

察觉到身后女性黑暗精灵的生命特征异常,林先放下研究眼前魔法阵的工作。转头直接一个睡眠术,将对方送入梦乡。本来以精灵德鲁伊的魔法抗性,学徒等级的睡眠术是很难发生作用的。但麦尔姌的虚弱,让这个精神类型的魔法可以趁虚而入,顺利将其催眠。

也因为计算的过程被打断,林再回头,看着眼前的魔法大阵,却没有之前的感觉。而这时他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从核心魔法阵来看,法思那斯之所以无法触及第九个世界的缘故,是出在自己身上。那么为什么瓦德沃的晋级,会让祂有可以突破的错觉呢?

这时地球玄学中的风水之说,关于地脉部分的说法涌现在脑海里。假如世界树对迷地的影响如此之巨大,那么祂们所身处的地点,应该也是关键。

只可惜现在自己只知道世界树瓦德沃、派亚特海梅王国的世界树拉赫蒂,两树的位置。格瓦那帝国内,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的位置也不是秘密,因为那处已受皇帝册封,成为帝国封爵的领地。再加上今天首次到访的地底世界,世界树法思那斯的位置。

只有区区四棵树的位置,对比总数有二十多棵的世界树,是不足以看出些什么的。

放弃了从这个方向思考,林再看回正修改着自身魔法阵的法思那斯。上一回在自己梦境中的那场盛会,同样以积体魔法阵出现的祂,其实只展露了一小部分的自己。

但瓦德沃和拉赫蒂的奇怪肿瘤造型魔法阵,那高效率的转化速度,还是让其他世界树产生了借鉴,并改造自身的动作,法思那斯当然也不例外。只是愈复杂,且闭环的魔法阵,愈难修改。

眼前的巨大积体魔法阵,只有在最外围的通道上做了类似的修改。包覆着世界气泡的主要小魔法阵上,看起来还是维持着过去的原样。法思那斯虽然再一次尝试做修正,但也只是挑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地方,做一些不痛不痒的小手术。

也许细部的部分,林在完全理解之前,无法给出什么实质的意见。但关于组织、架构、流程,眼前之物有太多地方可以挑毛病了,林也能给出一套套说词来。不过考虑到植物的性格并不适合思考,或者说祂们有太多时间可以思考了,所以世界树们更在意用行动来证明。

所以林直接用白板笔术,在巨型积体魔法阵的前方,画出了相同的轮廓。然后开始进行调整,包括移动小魔法阵的位置,减少通道数。

不过法思那斯可不会某人怎么做,祂就盲目地跟着做。祂会等待林的计算,算出一个合理的平衡结果,并且自己验算无误后,才随之变更。而这些数学方法的应用,早在林协助瓦德沃晋级的时候就开始了,法思那斯也是在刚刚的资料中,第一次看到,并随之应用。

最终,八个包含有世界气泡的小魔法阵,位置从原本的几何平衡上,调整到考虑其各自强弱差异的物理平衡点。变得不那么对称了,但结构的稳固性却比之前好上很多。

改变最多的地方,还是把一些细小的冗余通道,整合进主通道中。并且把学自瓦德沃与拉赫蒂的中继魔法阵给删除掉大部分,因为那玩意儿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更不用说一条通道放上七八个中继点,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这些改动,对林而言只是最粗浅的调整。在他的眼中,整体魔法阵的优化空间还很大。但要深入,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思考、研究与计算。

不过就是这点粗糙的改变,可是引发外界的轩然大波。

世界树法思那斯的地位与重要性,用句老梗来形容,就是法思那斯打个喷嚏,整个迷地都要感冒。在林眼中的小改变,直接引发了迷地气象等级的变动。

不在断层带上的区域,发生了从未见过的地震。人们竞相逃命,高呼末日已至。地底世界邻近法思那斯处更是山崩地裂,整个地形地貌大变样。不但埋了不少人,也坑了不少人。要不是地底的住民们对于这种事情非常有经验,不管是自救或是救人,这一回恐怕会是死伤惨重。

最惨重的灾情,当然是出在世界树法思那斯的领域内。整片树冠剧烈摇晃着,相互摩擦的枝桠与树叶发出沙沙声响。动静之大,震耳欲聋。

尤其世界树的主枝、副枝交错移动,树身形体转变。无数年间,黑暗精灵所经营的环境迎来了一回彻头彻尾的破坏。主导者不是觊觎世界树的外敌,不是另一株世界树的精灵军队,而是自家的陛下——法思那斯。

部落中的长老,第一时间想到闯入的人类魔法师。能对世界树造成如此程度的‘破坏’,想必对方已经入侵树心区。哪管树身上路径大改,他们无不率领着麾下的战士,拼了命也要赶往世界树的要害之地。

同时间,斑鸠同盟高座会议空间中,二十一张长椅上,除了一张属于某个人类魔法师的席位是空着的以外,其他张椅子上都坐着……形态各异的活物。

迷地的变动,哪怕是植物也不会不知不觉。而对世界树来说,祂们很清楚来源在哪里。只是疑问在于,另一位古老者做了什么,怎么会引起这些。而且这次的变动不只是外人所察觉的那些灾害,对世界树群体,祂们的身心灵同样经历过一场可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是这些改变,让祂们了解到,世界树与世界树之间并不只是晋级之基的敌我关系。祂们之间的联系,比彼此所想象的还要紧密。前有瓦德沃独自晋级,引发了不为外人知的第一回世界树群体感应。这一回,法思那斯所引起的动荡,更将成为迷地众所瞩目之事。

再看向那唯一一张空席位,众树若有所思。

这时高座会议上的古老者,尤克特拉希尔难得地开了尊口,问:“瓦德沃,你认为那个人类跟法思那斯联合做了什么。”

“头儿,我想我比谁都还想要知道。”瓦德沃的白鹿化身委屈地说道。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