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版富二代app黄在线观看

面对被质疑者的反问,林却是说道:“哦,真有趣。在讨论围攻翰恩会的事情,你一点情绪变化都没有。反而是被我点名了之后,心绪开始有了波动,看来可以把你是个天生就较为沉稳的选项给排除了呢。那么我更加好奇了,之前的讨论既然完全提不起你的兴趣,那么你出席的理由是什么?”

“这是我们的城市,面对这种事情,参与在其中有什么不对。”男子试图解释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冷静,完全听不出异样。但这样的表现,却骗不过在场的唯二魔法师。

“真的很有趣。”芬轻笑几声后,说道:“跟你讲的一样,除了表情和声音之外,还有很多指标会泄漏别人的情绪变化。不过,看起来就这样而已。我们只能知道他对这个话题相当紧张,却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你有其他的方法吗?”

这太强人所难了,大姊。心理分析不是读心术,我又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虽然很想直接开口这么吐槽,但林还是忍了。他说:“这位……嗯,阁下。──”某人根本记不住对方的名字,“──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自己盘算什么,就自己说出来如何。要不然就轮到我身边这一位来问话了。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会想要遇到这种事情的。”

“我应该要害怕一个女人吗?其实我更想说的是,假如妳有兴趣,尽管来我手下工作。以妳的姿色,一定可以成为我的红牌。”

“是呀,然后任由翰恩会的人在我肚皮上跳舞嘛。”

“这是污蔑我是个告密者吗,女人!”

“哦,你不是吗?”芬轻蔑地一笑。

男子勃然大怒,拍桌起身,身后的两名保镳也同时拔出武器。他指着眼前的女魔法师,恶狠狠地说:“妳是不是想死呀,女人。妳应该要道歉,否则我会让妳永远失去道歉的机会。”

慢条斯理地起了身,看着张牙舞爪却又不敢上前的人,芬只感到一阵好笑。她说道:“不要光会吠。牙够利的,应该就直接咬下去,别人才会知道你这条狗够不够凶。”

“你……”

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个魔法师毫无征兆地消失在眼前。所有人一时间只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个仔细,但是人就是不见了。

美艳王婉珈纯美迷人

“给我一个你阻止我的理由。”“嗯,让我想一下。”

突然的对话,让众人忙不迭四处找寻着。最终被找到的两个魔法师,就站在怒极起身的男子身后。女性那位魔法师,一把阔面砍刀,几乎就在往妓院老板的后脑上招呼。而抓住那把致命武器的人,则是那位男性魔法师。不过他的另一只手,却是在挠着自己的脑袋。

林想了想后,装出认真的表情说:“放他一条生路,其实没有坏处的。”

“任由他去告密吗?”

“有何不可。看这群人轻视我们的模样,妳以为翰恩会的人就会怕我们了嘛。要不是没有门路,我都想要自己去通知他们,我们什么时候会到,该集结的人、该埋伏的人都准备好。可是那样做就显得太过刻意,估计不是被人家当成骗子,就是被当成傻子。今天有人代劳,那是刚好而已。人家辛辛苦苦集中起来,让妳一次解决了,这省了多少麻烦呀。”

芬瞪大了眼珠子,有些吃惊地说:“还能这么考虑呀。”

“当然。做好事不一定会带来好的结果,同样,坏事也不一样带来糟糕的结果。就看你从什么样的角度来去看它。”

收起了砍刀,芬说道:“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就饶过这家伙了。不过剩余的人,要是他们还意见太多、质疑太多的,就算不宰了他们,也别用他们了。反正我就觉得这些人成不了什么大事,不要到时还要我帮忙救人。先说好,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话一说完,人一闪,芬就直接离开。这时林才开口回答道:“知道了,知道了。嗯,人已经走了。”望着二楼房间的方向,某人有些搞不懂这位下来搅局的意义何在。林拍了拍原本有些气急败坏,现在却是傻愣着的男人右肩,说:“捡回一条命了,开心嘛。”

回过神的妓院老板用力挥开了那位魔法师的手,却是挥了个空。当他意识到时,林又回到他原本的座位上,彷佛从没离开过一样。

回到位置上的林,问起身边同样表情呆滞的乌佐夫,道:“看他们的表现,难不成他们都不知道我们的身分吗?”

“阁下,这不是因为很多事情还没定案,所以我也没有透露太多机密给其他人知道。”乌佐夫苦笑地说道。早知道这群贪生怕死的人会闹成这样,不如一开始就扯起那位前魔王的大旗。

又伸手拍了拍这个地头蛇的肩,林笑道:“假如都是这种歪瓜裂枣的话,还真不值得指望。总之你看着办吧,先跟他们好好说,然后跟我报一个人数就好,我看情况安排进攻的战术。要是真没人也没差,我跟那一位就按照原本的想法去进攻,直接进去宰了她的对头。”

没等乌佐夫的回答,甚至也不跟其他人招呼一声,林就走回二楼的房间,休息去了。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先开口。

差点没命的妓院老板,更是尴尬地左看右看。见不到半个支持他的人后,就想带着自己的人直接离开。这时他才发现两个保镳仍拿着武器,站在自己身后,装得一副十分忠心的模样。

想到刚刚自己被那个魔法师摸到身后,一把刀都要朝着脑袋剖下来了,两个保镳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他不由得气道:“人都走了,还把剑拿在手上做什么。真要靠你们保护,我有几条命都不够用。还不把剑收起来!”

虽然斥责了,但两个部下却没有反应。还是维持着拿武器的模样,一双眼是凶狠地瞪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这时,其他人才发觉到了不对劲。甚至还有人推了那两个保镳一把,同样是纹风不动,丝毫没有反应。

“这是……”

本来就面面相觑的一群人,这时已经是错愕了。他们纷纷转头看向唯一清楚内情的乌佐夫?甘提亚,只求一个答案。

招集起众人的酒馆主,无奈苦笑道:“男性那位,是盖布拉许?崔普伍德魔法师。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你们至少听过论坛吧。他就是论坛的创造者。至于另外一位的名字,你们绝对有听过。甚至在近期,还不断被人提起,包括翰恩会的那群人。她就是芬?妮?提卡尔大魔法师,拥有半神之躯的巫妖,君临黑暗时代的魔王,以及翰恩会背后那一位的真正主人。”

众人一惊。有人问道:“什么!怎么会是她?”

这一夜,众人再无语,但心中的盘算又变得复杂起来。各种脑补不宣之于人,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猜测最接近事情的真相。心中的贪婪,更是再度萌芽。

大多数人,没有不想加入翰恩会的,只是苦于没有一个机会,也没有拿得出手的功劳,让里头的人可以承认他们。动起了小心思,将今天所探听到的消息,做为投靠翰恩会筹码的人不是没有。但多数人只是处于‘想想’的阶段,没有像妓院老板一样,也许已经下定决心,在这里结束之后,就立刻奔向无忧宫。

不过这些盘算,似乎有了变化。从一开始的不看好,大家都变成了想要赌一把。就算那一位真的不是传说中的那人,但光是那招突然消失、突然出现的魔法,就足以惊艳四座。还有两个大活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被定住。这样的本事,不一定是破魔者们可以应付的。

假如那一位真的是魔王,那么自己投奔这位黑暗军团的真正创造者,不是比黑暗军团中的禁卫军团长还要好。不管最后翰恩会的人是被杀光,又或是被收编,他们都能反过来取得翰恩会之人以上的地位。

也就在之后的两天里,一些藏得很深的人都蹦了出来。甚至还有几个,是大家都以为他们已经死掉的人。这些人曾是风暴海湾里头的一方之霸,只是在和翰恩会斗争的过程中,落了个失败身死的结局。但谁也没想到,这只是他们由明转暗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尽管有人闹着想要见那位魔王一面,甚至愿意表忠心,但芬没有再露面过。任何一个擅自闯到小酒馆二楼的人,原本健步如飞的步伐会变得越来越慢,到最后举步维艰,直到再也迈不开脚为止。

总算念在还有一两天,就要朝着翰恩会进攻,所以人们没有立刻把事情给闹大,硬要把胜利之后的分配分赃给完成。

虽然没有得到一个利益的保证,但依照战争的贡献,来决定所有人的地位高低,这样的做法好像也不错。甚至有人坚信,这就是那位魔王给予他们的考验。所以众人都在摩拳擦掌,等待着大战的开启。

而在无忧宫内部,风暴海湾这一两天内的诡异苗头,当然引起了翰恩会成员的注意。他们好歹是现今的掌权者,不可能对掌控下的城池一无所知。甚至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都有各种谣言流传到他们的耳中。

在地宫处,核心的长老们围在一具厚实的铜棺旁,说道:“就这么放任那些背叛者不管吗?”

身分穿着看起来比其他长老高贵之人,自信满满地笑道:“当然不是不管他们了。但比起一个个去围剿,他们明天就会自己送上门来。来一个以逸待劳,并在我们布置好的场地战斗,这有什么不好呢。”

战斗,即将展开。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