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11含羞草app安卓版破解版

() “喂,她们嫌弃你的服装设计,你就不出面说说。”

虽然很想明哲保身,但林还是被芬的提问给拖下水。他苦着一张脸,说:“喜欢什么样的衣服,本来就是个人的主观想法,要怎么去影响。再说我早就讲了,我可不知道现在迷地流行什么样的服装。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跟我的设计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说不要去计较这个好不?喜欢,穿就是了,管别人怎么想。”

是呀,林这可是把真心话给说出来。当初自己的涂鸦簿里面,仓鼠形的斗篷,还有浣熊、棕熊的可爱型连身睡衣装。做衣服做到起劲的几个女的,可是将设计忠实呈现出来。

哈露米披着仓鼠斗篷到处乱跑,卡雅在晚上穿起浣熊装,这些奇景也就算了。某女则是一身可爱型棕熊连身睡衣,在大贤者之塔内还一蹦一跳地走着。这可让目睹的男人顿感某位前魔王的人设崩溃,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时他就有种感觉,芬的品味有异于常人。所以即使走迷地风格,今时今日遇上这些走在迷地时尚尖端的女人们,同样会被嫌弃到怀疑人生。

然而今天遇到了,芬也开口问了话。要是装死不回答,后果可能很严重,所以林才做出了那软弱无比的解释。可惜这种示弱的表现,看在对方眼里就是一个小胜利,那名带头的女性愈加趾高气昂,来到芬的面前,着实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说:

“这是那个男人设计的?只会迎合一些蠢货的喜好,可算不上什么品味。不过看穿得那么开心,我到是怀疑还有没有得救。”

挺着胸,叉着腰,芬向前走了几步,两个人几乎要贴在一起。“有美好的东西就要用最高明的方法展示出来,收获一些忌妒的眼神。我可不像,明明没什么本钱,却还要穿着低胸的服装再挤出一条沟。穿着束腰很辛苦吧,付出比旁人多了数倍的痛苦,只为了换来虚假的羡慕眼光。我在想,当看到真实那一面的,有没有哪个男人是不感到失望的。”

好可怕,好可怕。林连退了三五步。这种针锋相对的感觉,只让他觉得大事不妙。不知道对面那个女的是什么来头,但是这样触怒一个前魔王,真的好吗?真的好吗?

在场所有男性,应该都是相同的想法。面对此情此景,无不退了几步,但却又不敢太过显眼,只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只见两个女的都是一副快把牙咬碎的模样,恶狠狠地盯着对方。

“雅格伯爵夫人,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我们必须要离开了。”贵族仕女们,一记恰到好处的神救援,缓解了这一触即发的危机。

森林里的芭蕾姑娘让人着迷

收起一副不屑的表情,这位伯爵夫人依旧高傲,转过身便朝着自己的同伴走去。经过林的身边时,她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张小卡,举止优雅地放到了林一旁的小桌上,说:“就你做服装的这点水平,老实说还有待加强。假如今晚没事的话,来到这场宴会看看吧。要带女伴也是可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上流社会真正的风采。”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人。

而在桌上的那张小卡,林只觉得那会烫人,不敢收下。但走到身边的芬却是一把抓起,脸色冷到吓人,眼神彷佛可以在人的身上穿出几个洞来。

林担忧地说道:“大小姐,您可千万不要想不开然后动手。为了这点小事,把事情闹大了可不太好。”

“我才不会动手杀她。那样做,岂不是代表我认输了。──”一把捏住某人的脸颊,高高提起。“──走,回去,我得要做些准备。”

“放手!放手!半张脸都快被扯掉了。”

说真的,林现在心里想对芬说的想法是,要不您就直接把那几个女人给做掉,也许这样子还比较不会那么麻烦。

套句地球式的形容,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展开。

好不容易劝住了芬立刻跑回去的念头,而能让这位不可一世的前魔王接受的最大理由,则是她自己那一身不利于活动的装扮。

对于当初某女刚穿高跟鞋时,跌跌撞撞的模样可说是记忆犹新,但如今的芬穿着高跟鞋,把家里那两条狗辗得满山跑不是问题。所以当气急败坏的巫妖说要跑回去,林相信某女肯定说到做到。不过鞋子不成问题,但哪身连身礼服呢。

学电影中,一些武打型的女角,裙子一撕就上?老实说,芬今天出门,穿得那一身可不是随便挑的。地球二十一世纪风格,好莱坞女星走红毯的等级,剪裁很简单,完是靠身材撑起整套连身礼服。布料是真丝,就是之前家里三个女的舍不得用的上好料子。

这样的衣服,叫芬撕开大腿的部分,只为了能快一点跑回去?信不信她会撕了提这个意见的人。而会穿这一身出门,原本就没有考虑迅速行动的要求。要打的话,芬有百分之一百的自信,就算站着不动,她也有把握不伤分毫,灭来敌,甚至来一回屠城都没问题。但要跑,她还真没想过。

吩咐店家召来载客用的马车。在等待的时间,顺便挑选几件魔法师披肩。这是作为魔法师,想在五联城内活动不可少的配件。虽然不是强制,但在魔法师满地走的地方,天然带有隐性的阶级之分,不想低人一等,还是得亮出自己的身分。

除此之外,对于店铺内的服饰样式,芬是一件也看不上眼。倒是有好些布料,让她有些犹豫不决,是要买哪几匹布才好。不过被打扰了之后,挑选的心情也没有了,芬干脆大手一挥,包了,反正有冤大头出钱。

林能说什么,掏钱咩。某只巫妖正在风火头,要是不长眼去驳她,死了都会被人笑笨。

所幸招呼马车到来的时间没有太晚,在结完帐之后,芬开始不耐烦地点起脚尖,也才两三响,马车便到了。

除了那件穿上身的魔法师披肩,其余东西则是之后由店铺派人送达。所以芬没有多等,就利落地跳上马车,林随后跟上。两个人,在回程的马车上一路无语。芬的心里头自有盘算,林只是单纯的不想去触霉头。

马车走了片刻,就进入一处较为安静的小区。有别于商店林立的街区,这里就是单纯的住家,而且还是相当高档次的区域。不是有些身分地位的法爷,还没有资格住在这里。林当初能够在此地买下一间宅院,还是托了商会管事本身是属于会长派系的福,当然钱也够多就是了。

不过如今五联城因为论坛与商城系统兴起,繁荣程度不可同年而语。这处宅院,喊价也早已翻了几翻。尽管如此,林也没有想过要卖。一来自己暂时不缺钱,再者也幸好没卖,否则今天就不知道要流落到哪里。

但本该是安静的小区,随着前行,隐约传来吵闹声。没一会儿,马车就停了下来。问题是还没到地方呀?还是说迷地也有了红绿灯的?

林才想探头看看状况,车夫便先说道:“两位尊贵的客人,你们要去的地方已经停了一长排的马车,实在是过不去了。您看,是不是在这里下车呢?”

“怎么一回事?有邻居封街办喜酒的吗?”林探头一看,不对劲。这排马车可都是钻进自己那处宅院的,假如没认错的话。

因为还没换些零钱,所以林拿了i基尔(1金)给车夫,除了作为车资,也让车夫暂时等等。而芬则是没有挪屁股的打算,偏着脑袋,看向另外一处的天空。林则是走进应该是自己家,但现在却很热闹的地方,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惜连门都进不去,就被人挡在门口。

这什么阵仗?有家归不得是怎样?

林不理会两个铁塔般,挡在门口的战士。他们表情虽然凶恶,但还不至于在魔法师的地盘,对一名法爷推推搡搡,也就只是挡着而已。这不妨碍林看着院子里的情况。

入目所及,那是一团糟呀。两个丫头很勉强地升起一堵又一堵的土壁,抵挡另外两个正式魔法师的元素攻击。而两条狗则是被一头体型更为巨大的白猿追打着,显得狼狈不堪。

白猿同样属于魔兽的一种,至于品种什么的,则是完不讲究。迷地世界对于大多数的生物,可还没有分科别类的习惯。基本上都是什么种类的生物,再配合体毛颜色来区分。除非成就王级魔兽,才会有人就外表特征,取一个独特的名字作为代称,也避免旁人搞混。

而那头白猿是手脚灵活,孔武有力。虽然抓不到两条乱窜的大狗,但拔起庭院中的树就砸,那可是得心应手。而这处原本整理完善的庭院,就这么被糟塌了。

灰蹄跟白鼻打不赢一只大猴子吗?

当然不是。接受过林的特训,两条狗不说屠龙,合击之下,能抵抗的魔兽不会有多少,而白猿肯定不会是其中一种。会显得如此狼狈,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人下达攻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