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app苹果版入口

明天看,请各位注意!

军政部的正式命令下达,冯福顺同样的收到了来自张部长的通知,同样的,补充兵训练处也收到了通知。

“哟!这次军政部怎么这么大方?”

重庆,第二补训总处,司令张轸看着调入的军官名单,每张纸上只有一个军官,上面记录了这个军官的从军履历。

“司令,怎么了?什么样的军官让你这么高兴?”

旁边的参谋打趣一样的问道。

“哈哈,黄埔军官,经历了淞沪、南京、武汉等等一系列大战、恶战的军官,你说该不该高兴?”

张轸点着头,把冯锷、闵飞、王宁和张川几个人的资料摆在一边;他能看的出来,这几个人都是来自十一师,十一师是**中的精锐,里面的基层军官非常珍贵。

“哦?怎么都是调往16补训处的,16补训处难道最近有大动作?”

参谋凑着脑袋,问着张司令;在他的看法中,除非是军政部准备把16补训处重新整编成步兵师推上战场,否则不可能一次性补充这么多好军官。

“哼!”

“不管军政部是怎么打算的,除非把第二补训总处一锅端,否则这几个军官我是不打算交出去了。”

清纯小美女手中缤纷多彩的气球

张轸快速的浏览着其他军官资料,可惜再也没有让他眼前一亮的人选。

“司令准备怎么办?”

参谋问道。

“啧啧啧……”

张轸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资料,恨不得马上见到这几个军官,可是他知道,这几个人要报道还有一段时间,他们离自己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

“你说我把他们留下,直接留在补训总处怎么样?”

张轸眯着眼睛问道。

“司令,能留下自然是好,可是恐怕这会石处长已经知道了,石处长闹起来怎么办?没准是这几个人他早就……”

参谋提醒着张轸,他们口中的石处长正是第十六补训处的处长石祖德将军,黄埔一期毕业生,浙江人,资历非常老。

“哎!真他女马的没趣,先别声张,劳资要让老石好好的出一次血。”

张轸叹了一口气,他这个补训总处的司令没有多少实权,对于底下的几个处长并没有多大的控制力,补训处大部分时间都直接对军政部负责,粮饷械弹由军玫部直接补给,士兵被服装具,由处部领款招商制发,拨兵时根据军政部命令同时拨出被服装具;他不仅管不了他们的补给,就连人员晋升都只有建议权。

同样的,石祖德也收到了通知,冯锷报道并不需要去补训总处,直接来十六补训处就行。

“通知参谋组,冯锷等四人报道之后立即向我汇报,安排好后勤需要,一定要让他们真正的融入补训处;另外,通知训练、总务、军需、军法等部门……”

石祖德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拿着点燃的香烟不停的安排着,他不希望训练处的这帮人把刁难人的习惯用在即将报道的冯锷身上,他们刚从战场上下来,多少都有一些脾气,到时候关系弄僵了就不好办了,如果他们几个主动申请调走,别说补训处,恐怕很多部队都会抢着要。

重庆,浓雾弥漫中,渐渐的到了晚上,吃完饭之后,冯福顺终于给兰芝说出了隐忍了一天的好消息。

“锷儿终于要回来了?谢天谢地啊!”

兰芝双手合十,口里喃喃自语。

“回来还要一段时间,从湖南出发,路上还要耽搁很久,而且他在那里呆了那么久,要走了,怎么的不得磨蹭几天啊!”

冯福顺满脸笑意,他虽然也迫不及待的想见着儿子,可是他知道,离冯锷回来还有一段时间。

“磨蹭什么?那地方有什么好磨蹭的?”

兰芝不解的问道。

“迎来送往是规矩,他不的跟同僚们道别啊!”

冯福顺说道。

“哦?老爷,十六补训处在綦江吧!也就是说儿子以后要长期呆在那里了?我们是不是也搬过去?”

兰芝畅想着冯锷回来后的场景,开始计划在綦江安家的问题。

“是啊!所以我明天准备去綦江一趟,找一处好点的房子买下来,儿子回来后也可以天天回家。”

冯福顺点点头,自从冯锷成年以来,他们一家人聚少离多,亲情总需要时间来弥补。

“夫人,儿子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你最近有空的时候看看有没有谁家的姑娘合适的,等那小子回来就让他们见面,合适就立马结婚;我迫不及待的想抱孙子了!”

冯福顺盯着兰芝说着,提醒他该干正事了。

“我早就开始打探了,你来看看!”

兰芝站起来,从旁边的木箱子里面拿出一个布包,打开之后是一叠照片,照片上的姑娘看着非常年轻,一个个巧笑嫣然,看起来非常漂亮。

“这是张家的,十九岁……”

“这是李家的,十八岁……”

……

在兰芝的述说中,照片一张张的翻动之下,这里面的姑娘就没一个超过二十二岁的,是当嫁的年龄。

“夫人,我们冯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也要找个稍微好点的吧!普通地主商人的女儿,对儿子没什么帮助的,你看看能不能找一些能绑上儿子的,现在除了婚姻,我们可是没有什么资本了!”

冯福顺皱着眉头,他对这些女的都不满意,不是长相,也跟性格无关,主要是她们背后的资本。

“老爷,这些总比他自己带回来的那个不知道来路的女人强吧!你都允许她进门了,这些怎么不行?”

兰芝问道。

“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找个喜欢的姑娘,我们不反对,我们家还不缺那点粮食,可是他的夫人就不能那么草率,一定要对他有所帮助的!”

冯福顺摇着头,他根本没打算让冯锷跟止云结婚,至少不会让他们两个去领结婚证;儿子要实在喜欢,那就当姨太太好了,这玩意娶再多,也不会有人找麻烦,只要养的起。

“对,让他多找几个,多生几个崽子,好好的开枝散叶!”